【韩娱之保镖】(69-70)【作者:jv2836】   校园小说 
字数:34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九章 审问(中)

  「我当然肯定。」郑太雄接着说。

  「在裘元石的寓所里,我们发现了两滩血迹。经过收集和分析,我们可以确定散落在房间各地的血液超过了2500毫升。经在现场采集的标本进行DNA对比,证实这些血液均属於裘元石的。根据裘元石的资料显示,他身高176cm,体重在80公斤左右。从医学的角度来看,这种身材的人,其体内的血液含量大概在7000毫升左右,而人体一旦失血过多,达到了人体血液总含量的30% ,那么这个人会陷入失血性休克,如果不当场进行抢救的话,那么用不了几分钟当事人就会死亡。」

  「裘元石的公寓虽然在首尔市中心,但是离他公寓最近的医院坐车也要10分钟才能到达。何况一个失血那么多的人是不可能有力气自己走下楼坐车到医院的,更别说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凶手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也专门询问了周边的医院,当晚没有哪家医院收治过失血过多的病人。而且就连楼下的保安和小区大门的保安也称,当晚并没有一个失血过多人走出大楼,否则他们一定会报警的!」郑太雄缓缓的说到,

  「综合以上事实,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凶手在裘元石的公寓内杀掉裘元石,然后将他装进某个容器或者包裹里,以正常的方式离开了小区。所以说,几乎可以断定,裘元石已经死亡!」

  「……」杨天龙听了郑太雄的介绍,皱着眉头:「那小区的内部监控有拍到凶手的样子吗?」

  「没有。说来也奇怪,在昨天下午,那一片突然停电,没过多久又突然来电!电流击穿了没有电流保护的监控系统的电脑主机。也就说,那天的视频根本就没有保存在电脑里,我们也无法查看的到!」郑太雄说完,靠在了椅子上。

  「杨天龙,大概案情你也清楚了。现在,你能不能像上次那样,给我一点提示或者有用的情报?」

  「……」杨天龙还是摇了摇头,在郑太雄爆发之前,杨天龙说到:「不行,资料还是太少。我还需要更多的细节和资料!」

  说完,杨天龙把眼光投向了郑太雄身边的那堆资料上。

  「好吧……我肚子突然好痛,你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哪里都不准去。我去上趟厕所很快就回来。还有,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不准动,明白吗?」说完,郑太雄向杨天龙点了点头,捂着肚子走出了房间。

  待郑太雄离开房间后,杨天龙立刻坐到郑太雄刚才坐的位置,从资料堆里抽出一叠资料,仔细的看了起来。询问室外反光玻璃后,郑太雄和一个老警察站在那里,目视着杨天龙的一举一动。

  「太雄,你真的觉得这样有用?」老警察突然说到。

  「涅,署长。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不但是案件的牵扯者,而且还是破掉本案的关键人物。署长,我知道你身上的压力很大,我一定会尽快把这个案件破掉,让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彻底闭嘴!」郑太雄恭敬的对着署长说到。

  「对了,小车,刚才我们谈话过程录音了吧?」郑太雄对着坐在电脑上的一个年轻人问到。而那个年轻人耸了耸肩膀,又指了指署长。

  「没录?署长,这是……」郑太雄纳闷了。虽然杨天龙要求关掉摄像录音,但是作为警察怎么可能被嫌疑犯牵着鼻子走。郑太雄做的那些指示,在警察内部就会被解读为关掉摄像,但是保留录音。毕竟摄像头工作的时候是有闪光点的,容易被发现,但是录音却是直接藏在墙壁以内的,就算开着也不可能被发现的。
  「是我让关的。你啊,当了那么久的警察,还是这么幼稚?你以为他让关掉录音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你自己好好想想,从他进来到现在,他有没有说过一句和此案有关的话?倒是你,被他一引导,就一五一十的全部抖了出去。刚才的那些话要是真录下来,被泄露了出去,要死也死的是你,不是他!这个年轻人,事事都能想在别人的前面,其城府深不可测啊!」署长一脸深意的对着郑太雄说到。
  资料不少,而且有很多都是专业化验或者评估的单据,一般人很难看懂。但是杨天龙看的却很仔细,任何一个细节他都没有放过。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墙壁上的指针的不停的向前走着,在监控室里的署长和郑太雄早已坐在了椅子上,喝着咖啡,吃着快餐。

  「小车,去,给那个人也送一份快餐。」署长指着正在谈话室里认真翻阅资料的杨天龙,然后扭过头对着郑太雄打趣到,「太雄啊,你这个肚子拉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郑太雄一脸尴尬和无语。

  终於,当夜色慢慢降临,大街从人声鼎沸慢慢到空无一人只剩下几只流浪狗个流浪猫踱着悠闲的步伐在大街上觅食的时候,杨天龙终於合上了最后一本资料,闭着眼睛,对着郑太雄的方向挥了挥手。

  「看吧!你在干什么人家心里可是明明白白的!」署长突然站了起来,说道:「走吧,我和你一起去会一会这个神秘的年轻人。」

            第七十章、审问(下)

  不一会,署长和郑太雄推开了询问室的门。听到门被推开了,正在闭目养神的杨天龙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郑太雄和一个老警察走了进来,坐在了自己的面前。

  杨天龙揉了揉发胀的眼睛,把两只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对着那个老警察说到:「饭的味道不错,就是凉了点。不会是你们吃剩下后才给我送进来的吧?!你们警署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合作夥伴的?署长先生?!」

  「呵呵……眼光很不错!」署长被杨天龙这个新奇的开场白给逗笑了。
  「那盒饭本来不是你的,是一个值班的警员家中临时有事,我批准他回家才多了一份快餐。有的吃就不错了,你现在这个身份有权力挑肥拣瘦吗?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署长?在我们署,和我年纪差不多、警衔一样的老警察可是不少哦?!」

  「呵呵!老头,你这是在考我?!好吧,为了满足你好奇的欲望,我就随便给你解释一下。年龄、警衔你刚才已经说了,这只是先决条件,而不是决定性因素。并且决定性因素不是你,而是他……」杨天龙手指着郑太雄,微笑的说到。
  「我?呀,小子,我可没给你打过眼色、提供过任何关於署长的信息哦!别赖在我身上!」郑太雄见杨天龙把火引到自己身上,一脸不乐意。

  「我有说你向我泄漏过什么秘密吗?」杨天龙一脸鄙视的看着郑太雄,然后把目光转向署长。

  「这个家夥,有沖劲、有正义感,但是脑袋少根筋,没有大局意识,非常自我,喜欢出风头,喜欢把自我意识淩驾於团体利益之上……」

  「呀,你个臭小子……」这不是在骂自己嘛,而且是在署长面前,虽然他说的貌似有那么点点道理,但是……你现在是到警局配合调查的嫌疑对象,我是审理你的重案组副组长,你一个嫌疑对象居然在署长面前侃侃而谈我的缺点……这绝对是不能忍啊!

  「太雄……」见到郑太雄有暴走的迹象,署长立马大喝一声,用严厉的目光迫使郑太雄慢慢的做回到椅子上,「听他说完!」

  「是……」郑太雄在署长面前可不敢拿架子。

  「他曾经对我说过,首尔警署的署长曾经在一桩绑架案中让他休假,而在我看来,让他休假是在保护他。於是,我在进警署之前,就知道这里的署长对这个笨蛋感情一定不一般,否则的话,他不当炮灰谁当炮灰?」

  「呵呵……」署长干笑了几下,一只手按住了又要暴走的郑太雄。

  「进到警署后,我通过观察,发现他在警署里盛气淩人,其他警员虽说不怕他,但是至少也是不敢违背他的意愿,包括不合规矩的要求都一一满足。一个副组长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多的违规事项,如果没有更高层领导的点头,我估计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他这个样子也很难看出他在警局有这样的威望……」
  「好吧……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小子,告诉你,你死定了……」郑太雄一个忍不住,突然越过桌子,一把抓住了杨天龙的领口。

  「小车、小白,你们进来把郑组长给我拖出去……」署长见到郑太雄这幅熊样,脸都气白了。堂堂首尔警署重案组副组长,就这点城府都没有,被人一激就马上发怒?你好歹也是快40岁的人了,这性格怎么就像个中学生啊?!

  当郑太雄被两个警察架出去之后,署长一脸古怪的看着杨天龙:「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说这些话激怒他,你也知道他一旦失控我肯定会叫人把他拖走……年轻人……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我是一个保镖,单纯的保镖!」杨天的耸了耸肩,继续刚才的话题。
  「既然郑太雄没有这样的权威使得整个警署陪他一起违规,那么在首尔警署谁有这个权威呢?」

  「好像只有我了……」署长苦笑到。

  「刚才你们进门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郑太雄首先推开门,按照他的性格,如果不是对他特别重要的人,他绝对不会在推开门后还向后稍微退后两步,让后面的人先进。那么在整个首尔警署,又有几个人能让他做出这样的行为的人呢?」杨天龙打了个响指:「答案是不是呼之欲出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