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奶茶日记】(07-09)【作者:aveda228】   校园小说 
字数:100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7恋父情结下

  我有了在旅馆不定期的打工,每次打扫完小房间,可以拿到一千五百元。国中的时候,一千五百元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可以买很多我喜欢的衣服包包鞋子,长大后知道市场行情价,才知道那时候根本就是被坑了,根本就是被干免钱的。而且旅馆的那三个男的,其实也蛮变态的,润滑液、蜡烛、捆绑、胶带……什么都来,也让我对性爱更开了眼界,原来还有这么多种玩法。但老实说,还是传统的比较舒服……

  更变态的是,旅馆的每个房间里,都装有针孔摄影机,从小房间里,可以任意选择要看的房号,就有现场直播的活春宫。在不久的后来,我透过那台电视,看到了我父亲充血胀大的阴茎,看见他把阴茎放进另一个女生的阴道里……
  自从我第一次在旅馆看到我父亲跟那女子之后,放学后,我时常去跟踪我父亲,但都没什么成效。直到过了一个多月,我才再次看见我父亲与那女子见面,这一个月里,我不知道已经被旅馆的那群人干了几次。我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那女子很自然的挽着我父亲的手走在路上,上半身穿着白色紧身大U领上衣,胸口露出了好大一片雪白的肌肤,深深的乳沟,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奶子有多大一样,几乎把3/ 4的胸部都露了出来。下半身穿了很短很短、几乎要露屁股的牛仔裤,细直的腿上乾乾净净,什么也没有,脚上搭了一双亮面红色细跟高跟鞋。
  我父亲与那女子,在大街上就搂搂抱抱,接吻、搂腰都是小事,在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时候,我父亲还会隔着衣服抓一下那女子的大奶子,甚至把很短的牛仔裤再往上推,露出了屁股的微笑线,看着这些画面的我,不太敢相信那个男子就是我父亲,在这样的大街上,成合体统。

  看着那个女子,我忽然觉得,她长得跟我像,那女子的身高、胸前的爆乳、细细直直的腿、可爱的脸蛋、甚至是笑起来的样子,都跟我的类型很像。原来,我父亲喜欢我这样类型的女生,还是其实我只是遗传了很多我母亲的样子!?
  父亲在与那女子做爱的时候,脑海中是否有闪过我的身影?或者,那女子根本只是我的替代品!

  他们两个人这次一起吃了饭,逛了逛,才走到上次的旅馆,他们进去之后,我当然也就跟了进去,在小房间里,透过针孔摄影机,看了他们两个在里面……
  两人进房后,男子一下子就将女子压在床上,伸手要脱去女子的衣服,女子一阵挣扎后,起身到浴室,过了不久,一丝不挂的出来,男子早已勃起,男子的阴茎看起来很健康,尺寸在我见过的阴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充血兴奋的样子,翘的老高,等不及要进入女子的小穴里。女子躺到了床上,主动张开了双腿,哪有什么前戏,直接就插进女子阴道里,开始猛烈的抽插。男子屁股的线条,说明了他正享受这阴道带给他的快感,那屁股,看来好情色。男子身体的线条,我不曾见过,结实精壮,令人向往。

  看着男子与女子交尾,我莫名的兴奋起来,明明那个男子是我的……,此刻很希望被那男子抽插的,是我的淫穴。女子在床上,相当的主动积极,自己掰开小穴让男子的阴茎能顺利做活塞运动,还很挑逗的摸着自己的奶子,眼神也好舒服的样子,然后,起身趴着,抬高了屁股,让男子从背后插入,摇晃着的大奶子,连女生的我看了都兴奋。那女子,也是欠干的淫娃。

  父亲果然喜欢我这种淫娃。

  原本只是我一个人看着萤幕,但,那画面太刺激了,我只好去找柜台的中年男子,免费让他干一次。在跟中年男子做爱的过程,我眼睛也没离开萤幕,我想像着父亲抽插的人是我,隔了好几楼,我跟父亲同时在做爱,干人与被干。无关中年男子的阴茎与抽插,那次我留了好多爱液,都是因为父亲做爱时,身体迷人的线条、充血巨大的阴茎,似乎是与父亲隔空做爱,我们两个都做了好久,一直不想让抽插我的阴茎停下来,我贪婪的喜欢享受这样的性爱。

  直到柜台的中年男子射了好多到我阴道,我父亲还是持续的抽插那女子。那女子好幸福。就这样,我又继续看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男子与那女子激烈的性爱过程,男子才射了好多到女子的胸部上,结束了这回合。

  父亲与那女子离开旅馆后,我也跟着他们的脚步离开。回到家后,看见父亲的脸,我脑海中总是出现那根充血勃起的巨大阴茎。

  我想跟父亲做爱,让父亲舔我的爆乳与淫穴,让父亲的阴茎抽插。可是,我不敢付出行动。

  这样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去偷看父亲洗澡的样子,只为了能再次见到那阴茎一眼。每天晚上自慰的时候,想的也都是父亲的阴茎,跟其他人做爱的时候,想的也都是父亲迷人的屁股肌肉线条。那个平常藏在衬衫与裤子下面的结实肌肉。

  有一天晚上,我正准备上床睡觉顺便想着父亲自慰的时候,阿金打了电话来,要约我去他家打炮,因为他家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家。於是我偷溜了出去,阿金早在楼下等我,骑着脚踏车,很快到了阿金家。在那之前,我没有跟阿金单独做爱过,我们总是在小鬼家,让很多人一起干我。阿金来接我的时候,从裤子外面就看得出来他已经勃起了,到了阿金家,我们进了玄关就开始脱衣服,直接在客厅就干了起来。阿金总是很爱说些很变态的话语让我兴奋,客厅电视还在播放A片,阿金说,看了A片觉得我跟女主角很像,忽然很想干我,想不到我真的一约就出来了,害他鸡巴老早就硬梆梆。

  或许,是阿金年纪比较大,也或许是他比较变态,在做爱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我想跟我父亲做爱的想法,但却又不敢行动。这样的话语,给了阿金很强的兴奋感,比平常更快就射到了我体内,我都还没有开始进入舒服的阶段,阿金为了弥补我,就用手指头插我小穴,还用舌头舔,一直到我也泄了,他才送我回家。
  回家的路上,阿金问起了我是不是真的想跟父亲做爱,我点点头。

  「毕竟是真的父亲,所以你还是不敢行动是吧!?」阿金说。

  我沉默。

  「原来行走江湖多年的小淫穴,也有吃不到的鸡巴……」阿金开玩笑说。
  我装出生气的鬼脸。「哪是那样……他是我父亲耶……」

  「好嘛,不要生气,让我来想想办法。要不然,你明天晚上再来我家一趟,我们一起讨论该怎么办。」

  「真的吗?你要帮我想办法吗?」我开心的说。

  「当然阿!你的小淫穴都那么想吃鸡巴了,我哪有不帮忙的道理。」阿金咧嘴笑着说。

  隔天晚上,我依约到了阿金家,到了他家门口发现门开着,我就自己走了进去,客厅里阿金一个人在看A片,看到了我,就又开始扒光我身上的衣服,用手抚摸我身体的每一吋,用舌头舔我的背、奶头、屁股,在阿金家的客厅,我被弄的好舒服,好想要。

  「阿金,可以进来了,我想要肉棒了。」

  阿金只是笑笑,却没有行动。

  「阿金,可以了,你弄的我好舒服,再不进来,小穴要受不了了……」
  在我正在发浪的时候,从卧室走出了一个老头子。下面勃起的厉害。我吓的赶紧躲到阿金身后。

  「别怕,你不是要我帮你想办法吗?」阿金说,「这是我爸。要试试吗?」我一脸疑惑。

  说完,阿金拿了一条手帕矇起我的眼睛,然后说,「想像他是你父亲,然后跟他练习做爱。」

  我摇头。

  「没关系,这只是练习做爱,不是真的跟父亲做爱,不要害怕。」阿金不停的哄骗我,说这只是练习,为了要让我更有勇气。

  但其实我的手老早就被放到阿金父亲勃起的鸡巴上。充血的鸡巴,虽然比我父亲的小很多,但也是充满元气。

  蒙着眼睛的我,开始想像。

  「爸拔,这个热热的,硬硬的,是什么?可以教我吗?」我的手熟练的握着鸡巴,然后含了起来。

  好色,我终於吃到了父亲的鸡巴!好爽。脑海里,浮现我父亲巨大勃起的鸡巴。

  一边含着,鸡巴越变越大,父亲伸手揉捏我的奶子,爸拔,我的奶子比你花钱干的女子更大、更好揉吧!

  「爸拔,这样揉,我好舒服。你舒不舒服?」我的嘴发出了淫荡的声音。
  「当然舒服,我还没有揉过这么大的,又年轻,真是太爽了。」父亲说。
  原本跪在地板上含着父亲鸡巴的我,小穴太想要了,於是我躺了下来,主动把脚抬到胸前,让小穴清清楚楚的被父亲看见,就用这样的姿势引诱父亲进洞来。看不见父亲的表情,但我能想像,那令人愉悦的笑脸,忽然,阴茎进了小穴,「啊」,等了好久,刚刚被阿金弄的好想要,现在又等父亲的鸡巴等了好久,终於、终於干我了,「啊」,好舒服。

  爸拔,我的小穴是不是比你花钱买来的那个洞,更紧更滑更好干?以后就干我就好了,我的小淫穴随时欢迎爸拔。在家里,在你上班的地方,在我学校,甚至在大街上,只要爸拔想要干我,跟女儿说一声,我就会掰开淫穴欢迎你的鸡巴。
  这些话在我脑海里打转,眼睛被蒙上了,所以就跟真的跟我父亲做爱没两样,被抽插好爽,被父亲抽插好爽。

  父亲抱着我站了起来,我整个人依偎在父亲怀里,但鸡巴仍旧抽插着,双腿夹在父亲勇猛的腰部,奶子摩擦着父亲的胸膛。

  「啊……爸拔,你好强壮,身体跟鸡巴都好强壮。」我好喜欢爸拔。

  「当然阿,为了要与女儿做爱,我每天都锻炼身体,等着帮你开苞。」爸拔说,

  「但我的好女儿才国三,好像已经被开过苞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跟爸拔说。」

  我在父亲面前露出做错事情的脸庞,娇羞的说,

  「为了让爸拔干我的时候,能够很爽,女儿当然要先去学一些被干的技巧,爸拔,对不起,没有让你先开苞」

  父亲持续用力抽插着小穴,「啊……,爸拔,对不起,可以原谅女儿吗?我只是想让爸拔鸡巴很爽。」

  「不行,我要惩罚你。」说着,便把我放到沙发上,让我像狗一样跪着,父亲打了我的屁股,「看我怎么惩罚你」,父亲用手捏着我的迷人的小屁股,从背后将阴茎插进小穴里。

  「啊……不行,爸拔,这样插,我会太爽,我小穴好喜欢这个姿势,我喜欢这个被爸拔惩罚的姿势,啊……」

  爸拔的阴茎从背后抽插着我,光是想到这样,我的小穴就受不了了,好色好舒服。

  「爸拔,不行,我要喷了。」父亲顺势将鸡巴抽了出来,淫穴喷出了好多水水。

  那是我对父亲的爱。我对父亲的爱,化成了爱液,喷的父亲身体都是。
  爸拔又将我的身体翻了过来,我整个人瘫软的躺在沙发上,父亲的手用力捏着我的胸部,舌头开始舔早就兴奋的立起来的乳头,父亲粗糙的手指头还不停拨弄我的阴核,现在的阴核好敏感,随便一碰就会爽的要大叫,父亲的手指插进了我的小穴,不停地刺激胀大的G点,又让我想喷出水来。

  「这样不行,爸拔你好坏,这样欺负女儿。」

  父亲同时舔我乳头、拨弄阴核、手指抽插小穴、揉G点,身体那么多个地方同时被舒服的伺候着,一下子就让我又快要高潮,父亲根本就想操死我,於是很快的,我又喷水了,这次喷的更多。沙发上都是我的爱液。

  「爸拔,人家很敏感的,这样弄,太爽了,会受不了。」

  父亲根本不顾我的说些什么,小穴喷完水后,父亲开始吸允我的小穴,小穴被舔根本就是让我更加淫荡的开关,只要小穴被舔了,不管你是谁,都可以用鸡巴干我的。父亲怎么知道我喜欢被舔小穴……

  「啊,爸拔,不行了,我不行了,想休息了,不要再舔小穴了。」我身体没有力气了,已经高潮两次了。

  身体没有力气,但被舔的小穴又开始痒了。

  「爸拔,你鸡巴要射了吗?可以射在小穴里喔!」我希望爸拔赶快射在我小穴里。

  「爸拔鸡巴还硬着呢,你再忍忍。」说完,父亲的鸡巴又插进我又流了很多爱液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着。

  已经没有力气,放任身体被阴茎当成泄欲的工具,完全没有办法控制小穴一直流出爱液,只想要夹紧父亲的鸡巴,让他射在里面,可是一点方法也没有,没有力气控制,小穴又好滑,根本夹不紧鸡巴,只好让父亲的阴茎不断的进出小穴,爸拔的身体怎么这么勇猛,我要受不了了。

  我跟父亲都快到达那个爽到不能再爽的境界。

  爸拔当初也是这样勇猛的干着麻麻,所以才会有了我。爸拔的鸡巴好棒,不只喂饱了麻麻,也喂得我好饱。

  怎么还不停下来。爸拔……

  在爸拔持续不断的抽插下,我伸手去拨弄了自己的阴核,想让阴道收缩,达到我第三次的高潮,用小穴夹紧了父亲的阴茎,让父亲的阴茎也很爽,终於,在我快要第三次高潮时,父亲也射到了我的阴道内。我开心的抱住父亲。

  我被父亲内射了,我好幸福。

  「爸拔,你好威猛,我今天小穴好爽,下次再让你干,好不好?只要你想干,我就掰开小穴等你……」,我紧紧抱着父亲,在他耳边说些呢喃细语。

  忽然,父亲松开了手,又有一只坚硬的肉棒挺入我小穴,我将蒙住眼睛的手帕掀开,是阿金。就这样,阿金又干了我许久,最后,让阿金也射在我体内,他们父子俩才愿意放过我。

  「阿金,想不到你上课不好好上,居然认识这样的淫娃,小骚穴这么好干阿……」阿金的父亲说。

  「爸,你都不知道,这个女的有多夸张,被我们强暴了以后,还一直来找我们干她。」阿金说。

  我在旁边一边穿衣服,一边听他们父子说我淫贱的话语。

  我后来,成了阿金父亲的乾女儿,我总是叫他爸拔,在我每次想跟我真正的父亲做爱时,就会拨电话给乾爹,然后,打扮的跟我父亲花钱叫来的那女子一样骚,跟乾爹出去,乾爹跟我很喜欢打野炮。我们在公园、车上、服饰店的更衣间、建筑工地、路边阴暗处、我学校厕所、甚至是夜市的角落,尽情地以父女的身分取悦对方。

  至於,我真正的父亲,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只会,也只能存在我被乾爹干时,闭上眼睛幻想的对象。

              8平口小洋装上

  第一次知道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是在我考完升高中大考的那天。

  终於考完试,很自然的就到了大雕老师家,我们也一如往常的做爱,做爱完我还在穿衣服时,大雕老师拿了一张喜帖给我,在那张喜帖里,老师是新郎,新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而婚期则是在一周后。我静默大约五分钟,其实看着那张喜帖,刚开始我还不是很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结婚这件事,对当时的我来说,还很遥远。

  但那沈默大概也只维持了五分钟,我开始大哭大闹,拼了命得摔大雕老师家里任何摔不坏的东西,拿枕头、玩偶之类的东西,不停地丢向大雕老师,那个晚上,我哭闹了一晚,提了一大堆问题,说了很多该说的,或是不该说的,不停的回想老师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跟那女生交往………但大雕老师其实都没有解释些什么。在我闹累了,绝望了,说要回家后,大雕老师只说了,希望我可以去参加他的婚礼,然后,把喜帖放进一个大袋子,对我说,这是给你最后的礼物。

  甚至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家里,不记得怎么躺到床上,整个人好像失重了一样。我就这样在自己的房间关了一个礼拜,哭着睡着,醒来又继续哭,而且家里竟然没人发现我有异状,好惨。

  到了喜帖上印的日期的那天,我打开了大雕老师给我的那个袋子,确认喜帖里的婚宴场地,同时,我发现袋子里面装的是一件可以穿去婚礼的小洋装,很淡很淡的粉红色亮面平口连身小洋装,看着那件洋装,我的身体居然不听使唤地开始打扮。

  镜子里面的我,穿着一件合身的平口粉色洋装,露出1/ 3的胸部,隐隐约约可以看的见藏在洋装底下深邃的乳沟,腰身做在胸部的下方,显得原本就很大的胸部特别的大,裙子的长度大约在膝盖上15公分,是裙摆略宽的娃娃装,如果是弯腰而不是蹲下捡东西,就会曝光的那种裙子。

  是阿。这是大雕老师喜欢的我的样子。看似清纯,骨子里却是一副随时都欠干的骚货样。

  搭上露趾高跟鞋,小包包。我出发往老师结婚的地方。

  为什么要去?你问我为什么要去?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身体不由自主地往那个看得见老师的地方前进,所以,我是想见老师一面吗?我不确定。还是,我想让老师看我穿这身洋装的样子?我不知道。或许,我只是想看新娘一眼?是这样吗。

  我看见了,想看见的,我都看见了。新娘,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不是平凡,不是平庸,不是出色,不是璀璨。找不到什么形容词可以形容,脸上有鼻子、眼睛、嘴巴,长得很正常。有手有脚,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是正常人。相较於我,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女子。所以,我不是正常人,我不配被爱。

  我不是正常人,我不配被爱。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喜欢做爱,这么小的年纪,身体已经这么淫荡,这么小的年纪,就………是的,老师是不可能娶我的,在我看见了那个非常正常的新娘后,我彻底的了解了这点。做爱跟结婚是两回事。性伴侣跟老婆是功能不同的两件物品。

  走出了婚宴现场,我搭上公车,没有目的地,在未知的地方下车,然后又随便搭上一台公车,不停的上车、下车,在公车上,一直有不同的人对我毛手毛脚,动作都不算大,也没有太过分,所以我也就没有理会他们,爱摸就让你摸吧!就这样我一路从中午搭到了晚上,在我觉得有异状的时候,我发现公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而公车也开到了终点站,一个停了很多公车但却荒凉黑暗的地方。
  司机停好车,熄掉公车上的灯光,拿着手电筒走向了我。

  「妹妹,这里是终点站了馁,怎么没有下车?」一个秃头又有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用台湾国语说着。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家在这附近吗?要赶快回家,穿这么少很危险呐」

  我抬头看了司机一眼,用一种放空的情绪,司机看我没什么反应就说,
  「妹妹,像你这么可爱,腿细细直直的露出来这么多,奶子也这么大,穿这样做公车,像叔叔我这样的男生看了吼……A冻未条啦……」

  说完,司机的手突然伸向我,把我从椅子上搀扶了起来,司机的手从右边绕过我的背后,贴在平口小洋装没有遮掩到的皮肤上,手掌顺势放到了我左边的胸部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躲开,但司机却因此将手掌整个放到了左胸上。

  「妹妹,要站好啦!叔叔好心扶你下车,我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力气吧!」司机假好心的说。

  从公车后面的座位,一路扶我下车,手也不停的揉捏我的左胸,漆黑的公车里,我没有做任何反抗。

  「司机叔叔,你爱我吗?」我突然这样问着。

  「妹妹阿……你这样问,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耶……,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女生,人人都爱阿。」司机一时被我搞迷糊。

  「人人都爱?所以你也爱我?是吗?」我想要被爱。大雕老师不爱我,我要证明我是有人爱的。

  「是,叔叔当然爱你阿,你奶子摸起来这么软,我爱死了。」

  「那,叔叔,你跟我做爱好不好!?」

  在我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令人提不起任何性欲,已经不能用外貌帅不帅来形容,根本就是个令人反胃的男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奇怪气味,司机的制服被洗的都褪色了,更重要的是,说这一口台湾国语,嘴巴似乎有嚼过槟榔的痕迹,完全不是一个令人响往发生性爱的对象。

  但我却对他提出了,「我想被他干」的想法。怎么了……

  或许,这种时候,这种对象,非常合适。谁知道。

              9平口小洋装下

  「那,叔叔,你跟我做爱好不好!?」我的身体想要被爱。

  「好……好……好……,当然好。跟我坐车回家,马上干你。」司机兴奋的说。

  「可是,我现在在这里就想被干了,没办法等回到你家。」说完,我就开始脱司机的衣服。

  「不行,不行,这里是我上班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有监视器,被拍到我就惨了。」

  我已经听不进司机的话,还是继续脱司机的衣服,司机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走到了司机自己的轿车上,把我放到了副驾驶座,自己绕到另一边,准备开车,我不让司机发动引擎,把他的手抓来放在我的奶子上。

  「在车上做,我想在车上被干。」我的心似乎还在流眼泪,但身体却异常的很想要。身体淫荡的不得了。

  叔叔的车子停在昏暗的马路边,远处有一些灯光,如果有人靠近车子,就会看的清楚车子里面的我,已经裸体。把小洋装后面的拉炼拉开,我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没有穿内衣,也没有穿内裤,小洋装上面有胸垫,不容易看出我没有穿内衣,所以,我今天一整天,都只穿着这件大雕老师送的小洋装,其。他。什。么。都。没。有。穿。

  「靠,原来这么淫荡,大奶小贱货洋装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司机夹带着髒话兴奋的说。双手不忘揉捏我的胸部。

  我跨到了后座,躺在后座的一边,张开双腿,用手指抚摸着一整天都没有穿内裤,已经很湿的下面。在等待司机也跨到后座的同时,我已经将手指头插进小穴里,很爽的自慰着,等待真正的鸡巴。司机跨到后座后,很急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边说。

  「妹妹,你怎么就自己来了,这个飢渴,是刚失恋蛤……?」司机说到了我不想听的字。

  我一口就含上了司机的鸡巴,开始吸允。惩罚他说错话。

  「大奶妹,好好好,我说错了,我不对,你也不要吃鸡巴吃得这么急,让我也摸摸你的大奶子。」

  鸡巴在我口中越变越大,我迫不及待想要被鸡巴抽插。但是司机叔叔却开始舔我身体的每一吋,「快干我」,我一直说一些想被干的话语,「小穴想要被鸡巴干」,「小穴好湿了,快放鸡巴进来」,可是司机叔叔一直不给我,还一直刺激我很敏感的地方,让淫水流得后座都湿掉了。

  「妹妹阿,不是叔叔不干你,是叔叔那话儿很持久,现在就放进去,你年纪这么轻,怕你小淫穴被干的受不了。」司机骄傲的说。

  「那,我再帮你吃吃鸡巴。」我又把手摸到了叔叔的鸡巴上,真的比刚刚更硬了,而且好像又有大一点,我伸了舌头轻轻的开始从鸡巴的两侧开始舔,两只手也去摸了叔叔的蛋蛋,慢慢一点一点的把鸡巴含进去,又吐出来一点,又再多含一点,刚开始很慢的,很慢的用舌头跟嘴唇享受叔叔好硬的鸡巴,然后,用嘴把蛋蛋轻轻的含着,舔着,叔叔的表情开始有一点享受的感觉,就把鸡巴含到了最深处,开始由慢渐渐变快,变得很快的替叔叔好硬好硬的阴茎口交,不停的口交,鸡巴好热,我下面的小穴也好热,流了好多淫水。

  叔叔的表情看起来好爽,叔叔移动了自己的身体,平躺在后座,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小屁股,把我整个人抱到他身上,开始舔我小穴,而我的嘴巴也刚好可以吃得到叔叔的鸡巴,两个人都用嘴巴替对方服务。好舒服。好想叫出来,可是感觉离其他的路人不远,一直忍着不能叫,只敢发出喘息声。

  我被叔叔吃得好爽,手也伸到了下面,揉自己的阴核,好淫荡猥亵的样子。
  「妹妹,这样还不够爽阿,要自己摸下面阿,这么淫荡怎么行,让叔叔的手指头好好来服务你一下。」

  司机叔叔的两根手指头毫不留情插进我小穴里,幸好小穴已经湿到不行,一下就把手指吃了进去,叔叔的手指一进去就不停的刺激我的G点,没多久时间,G点就胀大了,喷出了好多淫水。

  「小淫娃,看来你身体被开发的很不错馁,这么会喷,我看我车子明天要送去坐车内保养了啦,这么多水,看我鸡巴怎么对付你。」司机一边说,一边把手从小穴抽了出来,马上把好硬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我淫荡的叫了出来。

  「干你娘勒,想不到你叫床声这么好听,刚刚怎么都没有叫。要鸡巴插进去才叫,贱货。」司机叔叔一边说,一边揉我奶子。

  忍不住了,小穴里G点胀的好大,叔叔的阴茎又不断的刺激G点,而且龟头还顶到了很里面,阴道好爽,没有办法不叫出声音来,就算被路人听到也没办法了。不行了,我要尽情的叫出来了。

  「啊……叔叔,阴道里面好爽,太爽了,快受不了了,你鸡巴真的好硬,又好持久,小贱货的淫穴快受不了了。『司机叔叔持续不断的抽插着,过了十几分钟,鸡巴还是好硬。

  「妹妹啊,跟你说,叔叔平常有练一种功,鸡巴特别持久,可能还要放在你小穴里一阵子,你要忍住啊。」

  「小穴要受不了了,叔叔,你怎么这么久,好坏,还先把我小穴弄的好胀才放鸡巴进来,这样太爽了,好舒服又好难受。」这种又爽,又不想继续被插,但却又一直把小穴掰得更开的感觉,到底该怎么形容。

  司机叔叔的鸡巴,根本不用前戏,一刚开始就放进我的小淫穴里,一直不停的抽插,就会让我高潮到不行了,更何况现在做了那么多,身体开始失控了。一直持续的干,同一个姿势,我要阴道高潮了……

  「叔叔,不行,小穴要高潮了,你要射了吗?」我露出哀求的眼神。

  「要不是你求我,我还真想这样一直干下去,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可爱的脸蛋,做起爱来爽歪歪」司机说。

  「叔叔,你下次要干我,我还会让你干的,这次就饶了我吧!啊……好爽……」我的身体都蜷曲了起来,全身都用力的不要让小穴太过爽,一直用力着。
  「嘿嘿,你说我们下次可以再相干,是吧!那我就放过你。」司机露出了淫秽的笑容。

  虽然司机口中这样说,但却伸手摸向我的阴核,另一手压着我不让我乱动,因为现在我的阴核一被摸就会受不了的逃开,就这样,司机明明说要放过我,却开始同时攻击我的阴核跟小穴,还舔了我的大奶子,又过了好几分钟的样子,在我阴道跟阴核同时高潮时,司机叔叔也射到了我小穴里。

  「太爽啦」司机笑着说,「想不到半路捡到一个,不穿内衣裤出门的小贱货,而且还可以跟我这个持久的鸡巴做爱,奶子又大,年纪又轻,这是什么样的好运……哈……哈……哈。」

  虽然司机的阴茎已经拔出我的小穴,我也感觉到热热的精液在我小穴里,但太过刺激的性爱后,小穴还是一直有异物感,好像鸡巴还在小穴里,而躺在后座的我,身体因为太过舒爽的性爱而微微颤抖着。

  我被陌生、第一次见面的司机叔叔爱着。我是被爱的。

  司机叔叔穿好衣服后,就把光溜溜的我,以及我的小洋装,一起丢到了路边,很快的就开车走人了。我也快速的把衣服穿好。

  在大雕老师结婚的那天,我跟一个素未谋面的中年人,讲不到几句话后,就开始做爱,而且,之后再也没见过那个中年人。

  那天,开始了我维持大约半年多愉悦而荒诞的性爱岁月。跟国中不同,我开始不挑对象、不在意时间地点,不在乎爱不爱,只为欲望而生,只为快乐而活。忘记了眼泪,忘记了痛苦。还是,那其实才是痛苦的深渊。不不,那段生活绝对是性爱愉悦的天堂。

  那半年,高一的上学期,荒诞至极的青春岁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